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儿同学妮可的小穴

时间:2018-05-15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早晨。
我睡了个懒觉,因为我的妻子和女儿都去母亲那儿渡週未了。母亲住在中国城,每个月我们总要去看她几趟,顺道在中国城shopping,虽然移民过来有十多年了,我们华人还是喜欢华人特有的东西,这些在西式的suburb是买不到的。
这次我留在家里没跟她们一道去,是因为家里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清理后院的游泳池。
当我把工具拿出来準备干活的时候,门铃响了。
「莉莎在家吗?」
一个年轻白人女孩带着微笑站在门口,我一眼认出那是女儿的好朋友——妮可。
妮可穿着一件大号的T恤,隐约可以到里面穿着的比基尼,手里拿着一个海滩用的大毛巾和一个大大的袋子。
「莉莎和她妈妈去她外婆那儿去渡週末了。」
「噢,我忘了。」妮可回答道,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如果你想要的话,你可以使用我们家的游泳池。」我说道。
当我和妮可说话的时候,我感觉到一种火热的感觉从自己的下腹部升起。
妮可17岁,和我的女儿一个年龄,在众多这个年龄层的女孩子当中,她无疑是最吸引人的一个。金色的长髮飘逸,身材玲珑有致,胸围虽非洋人偏好的波霸级,却一定也有B罩杯以上。
每次来到家里吃饭或玩耍的时候,妮可总是有意无意的诱惑我,我不能确定她是天真还是有意的,但我感觉到妮可是一个善于卖于风情的女孩。
每当妮可来到家里玩得很晚时,她就在家里过夜。我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我在的时候,妮可总设法只穿着睡衣,或多或少露出她诱人的青春肉体。
一次家里开Party,几个人坐在那里看电视,妮可坐在我的斜对面,我的目光正好可以看到她的大腿。
妮可轻轻的分开她的大腿,我很自然的看到了她大腿深处的小内裤,,她的大腿很光滑很白皙,黑色细窄内裤的边缘似乎可以看见几丝金色的耻毛露了出来。
有很多次机会,我感觉到妮可已经发觉到自己在看她,当我的目光和她的相遇时,妮可脸上带着微笑,并向我眨着眼睛,我甚至可以确定她在勾引我,但我不敢有任何表示,因为我怕妻子和女儿发现。
现在她就站在门口,当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时,她想进来。
「噢,如果方便的话,那就谢啰。我正想游泳后顺便作个日光浴。」
妮可在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有引诱男人的魅力。
当她十岁的时候,因为她妈妈年龄大了,因此她就雇了一个17岁的大男孩来看着她。原本男孩的姐姐才是保姆,但她病了,所以让男孩来看着她。
妮可的妈妈之所以肯让那个大男孩来看她,因为他平时表现很好,没有人怀疑他会和一个小女孩会发生性关係。
正常情况下这的确不会发生,但妮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是一个特别聪明而且喜欢装腔作势的女孩。
妮可的策略很简单而又有效,那就是表现得纯真无知。
她坐在地板上,只穿着一件小内裤和一个长的T恤。一会儿,她就让她的T恤向上露出了她的大腿,直到大男孩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双腿的分叉处。
她边看着电视边看着他的反应。
一会儿,她站起来进了洗澡间,当她从洗澡间出来时,除了一件T恤,里面什么也没穿。然后她让T恤再次向上,直到他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她那又小又圆的屁股。
当他的目光完全被自己引吸引后,她又分开了双腿,让他看到了自己双腿中间的小裂缝。
大男孩告诉她应该穿上睡衣,但她说这样很好,并坐在他的膝盖上,她的T恤已经被她拉到了腰部。大男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正经,开始用手指轻轻抚摸她光秃无毛的阴部。
妮可也拉下了大男孩的裤子,第一次看到了硬硬的肉棒站立的情景,并引导他把精液喷射在自己光滑的阴部上。
从此以后,妮可不断地扩展着自己的性知识,她喜欢引诱成年人。
一个叔叔教了她吸吮肉棒的技巧,当她八年级的时候(即台湾的国二),她的老师第一次把大肉棒深深地插入了她的小肉洞中。
她总时喜欢在她的周围玩弄性的故事,现在,她想要和她最好的朋友的爸爸做爱。
妮可懒洋洋地躺在户外,只穿着一件细绳做成的比基尼。
她的金髮在脑后扎成了一个马尾巴的形状,使太阳光可以照在她的肩膀上,金色的浅浅绒毛彷彿闪着光芒。
她看见我正在游泳池边上忙碌着,我穿着一条紧身的裤子,一件衬衫,没有扣扣子,露出长期健身锻鍊出来的强壮胸膛。
「噢,叔叔,你能帮我涂一下防晒霜吗?」她用甜甜的声音说道。
我在妮可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把一些防晒霜倒在手上,这时妮可解开了肩膀上泳装的带子。
「我讨厌这些带子留下的痕迹。」妮可解释道。
我轻轻揉搓了一下手中的防晒霜,然后把它涂抹在妮可的后背上和身体的两侧,她的肌肤不像一般西方女人那样粗糙,反而如东方少女般细緻光滑。我想起曾先后玩过的那两名美豔的秘书,一位也是金髮美女,德裔血统,另一位则是义大利籍的褐髮俏妞,她们的肌肤都没有妮可这样柔顺。
我的大手抚遍17岁少女嫩滑的美背,甚至试探地以指尖划过她的比基尼泳裤,她没有任何抱怨和不满,当我的手指凑巧碰触到她半裸的乳房,她甚至发出轻轻的舒服的哼声。
我有些踌躇,不知她是否会让我有进一步的举动。
当我用疑问的目光看向她时,妮可已经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自己比基尼泳裤的带子,一下子她的整个后背赤裸地暴露在我的目光下。
妮可用最性感的声音说道:「我不想在我的背上留下任何痕迹,我想让我身上的每个地方都均匀地涂上防晒霜。」
我坐在那里没有说话,但目光却紧紧地盯着我认为世界上最美丽的臀部。
那是一个少女赤裸滑嫩的臀部。
我的手掌上涂满了防晒霜,轻轻放在她柔嫩的臀部上划着圆圈,逐渐向她圆滑的大腿上移动,并不时地把手掌划向她的臀缝处。
妮可配合地向两侧略微地分开了大腿,几丝金色的耻毛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很快我发现我的手指没入了女儿最好的同学两腿中间的裂缝中。
「你的男朋友也像我这样帮你涂抹吗?」我问道。
「嗯……我还没有男朋友。」妮可微笑着回过头来回答,用那对美丽的绿色眼睛看着我,眼神中带着性感的羞涩。
这时我的手指正在她臀缝间活动,不时挑逗地轻轻划过中间的小洞口,我感觉到那里已经是湿湿热热的了,我的鸡巴一下子胀硬了起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吗?」她一面说一面把美妙的小屁股翘高,将湿润的小穴凑向我的手指。
我知道她在引诱我。
这种诱惑是那么巨大,但我知道我的年龄跟这样的少女的距离已经很远了,我真不想冒着触犯法律的危险来进行这种游戏……但是……
「噢?我倒想听听像妳这么漂亮的女孩为什么没有男朋友。」我说道。
她把头向我的身体靠了靠,手正好探向我的胯部。
「因为,所有我这个年龄的男孩都没有这么大的鸡巴!」她轻轻地笑着。
「他们插进来后,不到两秒钟就射精了,然后他们就会在他们的朋友那里炫耀他们操了你。」她解释道:「我喜欢成熟的男人。」
我感觉到我的肉棒已经硬到不行。
妮可开始完全大胆地张开了她的大腿,并把她的嘴凑到离到我的鸡巴只有几英寸的地方,用淫靡的语调说:「我想让你肏我。」
「妳跟我到屋里去,别让别人看到。」我喘息着说道。
「这就要变成真的了!」妮可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她马上就要和莉莎的父亲、和一个成熟的黄种男人做爱了,她期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这一刻终于来了。
当她跟着我向屋里走去的时候,她说道:「你知道么,我想一刻已经很久了。」
事情来得太突然,我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妮可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白人女孩子。
妮可用手捂着她的比基尼一路小跑,先我而进入了屋里。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锁上了门——为了防止万一。这时候如果有人走进来那就糟糕了。
我来到卧室,但妮可却不在。我又来到客厅,她也不在。
最后我来到了女儿的卧室,发现妮可的比基尼扔在地上,但人却不在。
洗澡间的门关着。
我坐在女儿的床上等着她出来。
当她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了一惊,除了那头金髮和翠绿的眼珠,她看起来那么像我的女儿。
两个女孩子本来长得就挺像的,相同的髮长,体型近似,长得也差不多高。莉莎喜欢把她的头髮扎成一个马尾巴,而现在妮可正扎着同样髮式。
妮可现在正穿着莉莎的晚礼服,礼服上绣着我女儿的名字。
「我吓到你了吗?」妮可看到我吃惊的样子问道。
「噢,没……没有。我只是没想到妳会穿成这样子。」我回答道。
「妳穿着这身衣服看起来就像染了金髮的莉莎。」
「当我们做爱时,你就把我当成莉莎,你就想像你正在和你的女儿做爱,好不好?」
「噢……无所谓,不过……这不是真的喔。」我回答道。
妮可似乎从我的声音中听出一种忧郁,她接着说道:「我听说所有的爸爸都希望和自己的女儿做爱,只是他们没有机会。我想这个时候一定有父亲正和女儿在干着这件事。你可以告诉我你最私密的性幻想,反正我们之间就快有超乎寻常的关係和秘密了。」
现在她正坐在我身边的床上,她的双手抱着膝盖,膝盖顶着她的胸部。我可以看见她的晚礼服下面什么也没穿。
「妳看起来要比你同年龄的人聪明,小姑娘。」我用正经的口气说道,但我的手却不老实,探过去放在她的大腿中间。
「你是否想过你喜欢和莉莎做爱么?」妮可继续问道。
她把腿轻轻地分开,让我的手能轻鬆地进入。
我的手抚摸着年轻女孩鼓鼓的阴阜部,并把一只手指探进了她小小的温暖肉洞中,轻轻抠动起来。但这些丝毫没分散女孩的注意力。
「你说呀?」妮可坚持问道。
「你真的对这个很感兴趣?」
我接着说道:「我真的从来没想过和莉莎做爱,但我想像过她要是和一个男孩子做爱会是什么样。」
我停了一下,享受一下手指被少女柔软膣肉包围的触感,然后继续说:「当她长大的时候能够和其他男人做爱,我想她不知道我的这些想法。」
妮可咯咯地笑了起来:「长大?噢,我想你忘了现在是什么年代,你还想等到她长大?」
「你是说她已经和那些男孩做过爱?」
我感觉到呼吸有些急促,无法确定现在自己是震惊还是激动。
妮可现在已经完全躺下,用她的肘部支着她的头,她的两条大腿大大的分开,任凭我把手指伸进她那小小的阴道中。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小肉洞很紧,当她咯咯笑的时候,小穴变得更紧。我知道我很快就要把的自己那硬硬的鸡巴插进她那里。
「我不应该把莉莎的事情说出来。」妮可再一次咯咯地笑起来。
「听着,小姑娘,」我说道,「我已经把我的秘密告诉妳了,妳也不该有所保留喔。」
「好吧,既然我们很快就将有一个专属于我们两人的秘密……」妮可用一种性感的声音说道,「噢,我看到莉莎和一个男孩子一起。」
「什么时候?她和谁在一起?告诉我详细一点。你们玩了3P还是什么其他的?」我问道,并进一步用手指进攻着她嫩红的阴部和紧窄的肉洞。
「嗯……噢……」她禁不住娇哼了几声。
「那是好几个月以前,莉莎在我家过夜,正好我哥哥从学校回来。他19岁,正在上大学。我和莉莎住在一个房间,躺下后不一会儿,莉莎可能以为我睡着了,她起床偷偷跑进了我哥哥的房间。我知道可能要发生什么,因为她整个晚上都对我哥哥表现得很风骚。就像我今天对你所做的那样。」
「我们两个房间之间有一间浴室连着。」妮可继续说道,「一开始我进到浴室去偷听。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哥哥房间里的床发出吱吱的声响,然后我偷偷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看到我哥哥正骑在莉莎的身上,莉莎正在他的身下呻吟。最后我回到房间假装睡着,直到莉莎回到床上,舒服地睡着。但我却有很长时间都无法入睡。
「我是那么兴奋,我清楚地看到我哥哥的屁股不停地耸动,粗大的肉棒在莉莎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直到他把他所有的精液全都射到我最好朋友的小屄里。我无法入睡,当我确定莉莎睡着之后,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她就像我现在一样,两腿中间空空的,什么也没穿。她两腿中间的肉缝已经湿透了,一些粘粘的液体正从她的小肉洞向外流出,我用手在她的小屄上摸了一把,手上粘满了我哥哥的精液,我用手在我的阴部摸着,把我哥哥的精液也抹在了我的肉洞上。那一刻我非常想让我哥哥的精液射进我的肉洞里。」
我现在已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当我听到这些,我真的非常兴奋,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兴奋过。我的手指仍然在妮可的私处活动着,脑中却想像着自己女儿的小屄中正流淌着别的男人的精液。我的肉棒现在坚硬如铁,在泳衣下撑起了一个大帐篷。
我站起来,脱掉了衣服,第一次把自己赤裸的身体暴露在女孩面前,赭红色的大鸡巴挺得老高。
做为交换,妮可也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她那发育良好的乳房,我想我之前估计错了,她一定有C罩杯,坚挺的雪白乳球像两支可口的玉笋,粉红色的小乳晕教人食慾大开。
当她把内衣从头上脱下来时,我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液。她看起来很像女儿,看到她美好的身体,我的肉棒有些痉挛,我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前所未有地坚挺。
我注意到她两腿中间的三角地带有两条穿着泳装日晒后留下的痕迹,一直延伸到她的阴毛区。
我感觉到血液向头上喷涌。
妮可微笑着跳起来扑进我的怀里,把双腿缠绕到我的腰部,她的两条胳膊围住了我的脖子,把她的丁香小舌伸进了我的嘴里。
说实话我觉得她很小很轻,她热热的鼻息喷在我的脸上,17岁少女的香舌缠绕着我的舌头,吸吮着四十多岁的男人的口水。我热烈地回应她的吻,她被我吻得无法呼吸,红着脸把头埋进我的胸膛时,这时我把她放到床上。
我的鸡巴高高耸立,顶着她平坦的小腹,从妮可诱人的小肉洞里流出来的粘汁蹭在我的大腿上。
「我想让你肏我!噢……我想让你使劲肏我!」
我的鸡巴越来越硬,我已有些忍耐不住。我搓揉着年轻女孩弹性十足的嫩乳,一面把她口中流出的香甜的津液全部吞入肚中。
「爸爸!」她喘息着,仍然装作是我的女儿。
她把手向下伸,摸到了我那坚硬的肉棒,柔软的小手在我粗大的鸡巴上上下下撸动着。
「噢……我受不了……」她呻吟道:「它怎么变得这么大、这么硬!我好喜欢!」
我用两手抓着她的两条腿并大大地分开。
「噢……爸爸,我要你肏我!」她的声音有些急促,语调中带些哭音。
我的肉棒的顶端正好抵在她鼓起的阴阜上,诱人的肉缝闪烁着水光,引诱着我,但我不想马上就插进去。
妮可躺在床上,把双腿高高举起,几乎碰到她的肩膀上,双手拉着我粗大的肉棒向她的阴部靠近,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此刻正很有经验地用手引导我的肉棒刺向她的关键部位。
「爸爸,我要你把它插进去!」
但我却有自己的想法,在我和她做爱之前,我要仔细看看并嚐嚐她那美丽的年轻阴阜。
我往下移动,直到我的脸移到了她的大腿间。我用目光凝视女儿同学可爱的会阴部,那里没太多的阴毛,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整个阴部。她的大阴唇还像处女的一样合在一起,盖住了她的小肉洞。
我伸出舌头开始在她那已经流淌出汁液的热热的阴部舔弄着,从她正在发育的阴核到小屁眼一点儿都不放过。
妮可在我的舔弄下不停地呻吟并摇动她的小屁股,好让我的舌头进入得更深。她的肉洞里分泌出更多爱液,阴核也正在勃起站立。
不一会她就搔痒难禁,嘴里不住地说着:「别……别舔……人家受不了了……」
但她的手却抓着我的头髮,把我的头使劲地按向她那鲜红的肉唇上,一边不停地上下移动小屁股,使我的舌头和嘴唇在她的阴唇和肉洞上磨擦着。
「噢,把你的舌头伸进来。」妮可呻吟道。
我的舌头在女儿同学的小肉洞中勾舔,大口吸吮着她泌流出来的少女蜜汁。
我的舔弄令妮可达到了疯狂的过缘,她喘着粗气起身把我拉到床上躺平,然后迫不及待地张开腿跨坐到我身上,一手扶着我的肉茎一手分开自己两片红红的肉唇,坐了下去。
四十多岁黄种男人的肉棒慢慢地刺入了17岁白种美少女的小肉洞里。
「噢,你的东西好大,里面胀死了,啊……好舒服……」妮可说道。
我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进入了一个窄小的孔洞中,里面很湿滑,也很紧,不像自己妻子的那样鬆弛。
当妮可把我的肉棒全部套入到自己的身体里以后,她大大的吸了一口气,开始慢慢地上下运动,嫩屄里的层层肉摺的触感像无数小手按摩着我胀硬的鸡巴。
我欣赏着妮可陶醉在性爱里的淫蕩模样,她摇摆着圆滑的腰臀,娥眉轻绉、媚眼如丝,小巧的红唇随着肉棒的深入而吐出娇嫩的吟喘声,她那美丽的胸部晃动着,乳尖站立起来,呈粉红色,在阳光下格外美丽。
「你什么时候第一次和男人做爱的?」我问道。
当我问她时,她没有停止套动,亮丽的金色头髮也随着身体的上下移动而飞舞。
「我在问妳,妳什么时候第一次和男人发生性关係?」
她的呼吸急促,几乎无法回答。
「……三……年前……」
说着她的小屁股压向我的两颗肉蛋,她用整个身体把我那因为沾满爱液而闪闪发光的肉棒全部压进她的体内。
「噢……我喜欢你……我要你一直肏我!」
我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少女双腿间湿淋淋的小洞里不停地进出,感受着那紧迫小穴销魂的夹挤,真像是做梦一般,我正干着一名迷人的金髮美少女!
我抱着她浑圆的屁股,使劲地向上一挺。
「啊……人家受不了了……你的好长,插到人家的肚子里了!……啊……好舒服……」她娇声呻吟道。
我也感觉到自己的东西顶到了她的花心上,那里软软的,异常的舒服。
「我喜欢你肏我,就像莉莎和我哥哥做爱一样。」妮可淫媚地看着我,年轻的腰臀有力地摆动着,阴蒂摩擦着我的耻骨,追求更高的快感。
我的鸡巴在少女体内跳动,我感觉到自己已经在射精的边缘,于是我翻身把妮可压在身下,用手扶着粗红的肉棒在她的屁眼和肉洞之间的地方来回地摩擦着。
「噢……肏我!……快!……给我你的大鸡巴!……用力干我!……」
妮可骚浪地扭着腰,不断挺高臀部,渴求我的插入。但我有意逗弄这个美丽的小淫女,只是一逕用大龟头紧贴她湿淋淋的嫩唇摩蹭。
「噢……快干我!……哦……用你的大鸡巴肏我……」她浑身发颤,急促的哀求声中带着哭音。
我把她翻过身来趴在床上,春情蕩漾的妮可自动地翘高了幼嫩雪白的圆臀,摇晃着,展现诱人的嫩红蜜穴。
「插进来……肏我!……」
我不再让小美人失望,大龟头在湿漉漉的肉缝间上下蹭了两下,一使劲刺了进去。
「啊!」妮可满足地叫出声来。
噢!我心中也暗叫。柔软鲜嫩的少女肉壁紧紧的夹着、吸吮着我粗硬的鸡巴。我握住妮可的纤腰,开始猛力插干她的小嫩穴,把她稚嫩的翘屁股撞得「啪啪」作响,我做着快速的活塞动作,每一下都将肉棒深插到底,直捅少女的花心。
「啊……啊……噢!……啊……」
妮可仰头呻吟,晃动着小屁股去迎接我每一次的插入,那幼嫩雪白又圆又翘的美臀一面被我「噗滋、噗滋」猛干,一面摇摆着,金色秀髮散动,弓着的白皙美背布满汗珠,真是美不胜收!
我将上身俯下贴在她背上,然后两手往前伸抓住她的双乳,由于姿势的缘故,她的乳房显得更浑圆,我一边恣意抓揉,一边挺动着肉棒,像姦淫一条淫蕩母狗般地插干着女儿最好的朋友!
没一会,妮可全身一阵痉挛般的抽搐。
「啊!……我……啊!……来了……噢……干我……」
她双腿一软,被我压得往床上趴了下去,她阴道内的嫩滑肉壁更是紧紧缠夹住我那火热滚烫的粗大肉棒,一阵难言的收缩、紧夹,同时大量爱液喷涌而出。我身下的小美人已经达到了一次高潮。
我深插着享受了一阵子,才将娇软绵绵的妮可转过身来,让她仰躺着,把她那对修长的美腿张成M字型,自己则跪在她雪白的双腿间,硕大粗圆的龟头挤开金色耻毛下那柔嫩湿滑的阴唇……
「噢……给我……」
我巨大的阳具再一次插入女儿同学紧窄娇小的阴道,继续狂抽狠顶起来,而她迷濛的双眼半掩半合,双颊晕红如火,被阴道内疯狂进出的粗硬肉棒抽插得娇喘连连。
我看着妮可,她实在很美,一个含苞带放的美丽的青春女孩,她长得那么像我的女儿,要是身下的是自己的女儿,那……
我想着自己的女儿被别的男人操着的模样一定也像妮可一样骚浪,女儿的小屄也一定很紧、一定又红又小……
想着,我自己的身体异常地兴奋,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更快速地进出。
「啊……啊……」
随着我的每一次抽动,妮可都晃动小屁股去迎接着。
「啊……啊……使劲……我好……好舒服……」
她也大力地抬起屁股回应着。她的两条修长大腿紧紧地缠着我的腰部,小脚不时碰着我的背部。
这时,我突然吻住妮可半开的嘴唇,尽情的品嚐少女口中的津液,舌头和她的小舌纠缠在一起,再将其吸吮到自己口中……
「啊……」
四唇分离的瞬间,我再度加速猛插,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将粉红嫩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嫩唇翻出,妮可也像一头野兽一般,摇晃着金色长髮,挺起腰肢,屁股向上一拱一拱地迎合我。
我将双手移到妮可因性奋而鼓涨的白嫩乳房,用力的揉捏着,两个人都很激烈,尽情的享受最原始的快感??我坚硬的粗大阳具在她紧缩柔韧的阴道里横冲直撞,阴户周围的淫水已经被干成了白稠粘液……
「啪滋啪滋!噗唧噗唧!」房间里迴荡着淫靡的性器交合声……
「啊……噢……啊!……好硬……好深……啊!……」还有少女情不自禁发出的欢愉吟哦……
尽情插干了一阵之后,我放慢挺动腰部的速率,低头轻舔她那樱桃般的乳头,大鸡巴不急不徐地、深深地一进一出,每一下都直接顶到了娇嫩的花心,火热的大龟头紧抵花心旋转磨擦,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妮可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一阵酥麻的感觉直涌她的脑门。
「啊……我……我要……来了……别停……下来……使劲……使劲……干我……」
她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
等待已久的花心传来一阵强烈的快感,妮可本能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光滑玉洁的雪白胴体,美妙难言地收缩、蠕动着幽深的阴壁,一波波的愉悦浪潮,将她推上快感的颠峰,快活得无以复加,爱液泉涌而出。
连续的高潮令少女阴道里层层叠叠的嫩肉不断的收缩蠕动,强力地吸吮着我的肉棒,我知道我很快就要射出来了,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射进她的身体里。
但快感不容我多想,我只有更大力地撞击着她,我双手握住妮可的腰部,一下强过一下、一次快过一次地将鸡巴深深干进这个金髮美少女的体内。
妮可现在身体已不能移动,除了全身颤抖以外,呻吟的声音也有些高尖。
我开始忘情的冲刺,用我硕大的阴茎刺进她的体内,再狠狠的拔出,再猛力插进去,她的双腿张开到最大,腰部用力挺起,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
「好……好……我……唔……啊!……啊……噢……喔……」
我全身一阵抖动,大量的精液射进了她那年轻的身体里。
我射精的同时,妮可也全身一抖,「啊!」地一声娇唤,她的身体胡乱地挣扎扭动着,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身体,双手也抽搐着抓紧了我的双臂,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我感到龟头一热,少女的子宫口一阵收缩,涌出了大量的爱液。
现在,妮可两腿中间的裂缝处全都是我的白色精液,她仍然躺在床上,她的双腿也仍然大大的分开,她小小的嫩屄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扩大的豔红肉洞,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红红的粘膜,我的精液正顺着她那湿亮的小穴口慢慢流到女儿的床上。
我看着身旁赤裸的女孩,心想17岁的年龄真好,有了第一次之后,我知道自己再也放不下了这种快感,我的脑海里浮现了女儿的模样……